2008年12月7日 星期日

清晨任務

遲睡早起的我,今天未亮我便起床,約了同事+友智朋友晨運,神早的街景從太子道那邊的矮矮洋房轉過了教堂便變成華麗高夏,兩傍的落葉枯枝是點蕭瑟味道...再經過花墟那邊燈明火著人來讓往熱鬧得很,我們不是巳有原來的鮮花市場了麼!又何須政府唱議,打造xx鮮花港,這是自由市場,有錢搵就有市場的了,再轉一個灣便到金魚街,小販源街擺買,魚兒包了一小袋的讓人挑選,色彩紛繽,智慧說有些是把顏色染上去的,買回家不久便會回復原貌,原來魚兒也要經化妝才夠吸引力,看來動物界也頗大競爭,又有小狗小兔小雞小鴨擺買,原來是婆婆自養繁殖的,疏菜水果盤栽草藥...應有盡有,聽說天亮便要清場走人,流連了一大清晨,買了一大盤黑骨芒這個葉科植枝幹是黑色幼長掛著小手掌般的葉子,放在廳風一吹過便像竹林的擺動...意景得很,可能店主見我實在太喜歡所以祇作些微減價,智慧搶著付款說要賀我新職上任.神運原來是另類的行街購物,之後是早餐時間,吃了地度小店的即拉蝦米腸,因為是即做還可以多蔥呢!皮旦牛肉粥炸條蘿蔔糕,開心的談論著公司的碎語,結賬是六十多元,真超值!後來便各自回家再睡...智慧與我相知共事超過十年中途大家又分開發展,是我人生的啟蒙,良師,我是頗自傲的但不知怎樣又很能接受她的批評,真人夾人緣,知己!幸也...幸甚.多次言謝智慧朋友相增的黑骨芒...$180.

3 則留言:

肥貓 提到...

花墟也是我愛逛的地方, 不過一定不會是大清早, 我是無論何時睡覺都定必遲起床的懶瞓大fat cat.

對我而言, 黑骨芒是極度難種的植物, 死在我手上的亦有三四棵, 它需要極高的濕度, 但太多水, 根部又會易爛, 好難攪!

篤篤篤撐 提到...

原來住得O甘近.....

兩相忘 提到...

cat仔,黑骨芒我都養死了很多盤了,是與天氣有關吧!但她的形態真令我想到一整個森林啊!
doo doo,你有常到花墟走走?小時波牛大哥常帶我去看足球做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