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1日 星期六

新治....的年齡問題

新治少爺最近抱樣,眼睛不斷流出如眼淚的液體,是有味道的,更把臉上柔嫩的毛毛結成一塊,然後退落,露出如嬰兒般的皮膚,立即送獸醫診治,原來雜食太多,加上細菌感染,所以淚水變成兇器,而且新治也年紀一把,醫生說要好好照顧牠的飲食,某次與家人談及阿治少爺的歲數,大家都記不起他是何時住進我家,最近翻出舊照,証實應是03沙士時期,牠巳在我家...
計算下來,那新治應該與祖母同輩,我不得不承認這家伙性格高傲又自負,雖然身材細少,但絕不好惹,嚐過牠牙齒的利害,就會對牠敬讓三分....
新治眼疾漸癒,每晚臨睡前我刷牙,然後幫抹臉和四肢,竟沒反擴乖乖任我擦抹,真合作,抵錫!


2003的照片,喜歡到處睡,鑑視我....
那塊彩色繩子板原來是給貓磨爪的,後來給牠用利牙全肢解掉,殘暴初現!
布偶猴子是新治的第一任性發洩對象!

2011年5月1日 星期日

任意讓時光消逝


四月真是個假期天,

週日
怠倦於床上
無任何意識
身軀不由白主
生活被像遺忘
時光任意消逝....



時光消耗的見證:灰紫色的小鐘,有種淡然的暖昧,掉在床前默默地運行,刻盡本份,某天在更換床鋪時把它一拼捲在被單掉進洗衣機裡,啟動後機內隆隆冬冬的怪聲,立即關上接鈕,救出來鐘內巳沾上水珠,也不能運作,失笑自己的魯莽大意,看天氣比較清爽,就打開蓋掩置於窗前吹風,看看有沒有奇蹟,其後放入電磁又時針乖乖的移動,就這樣救回來,比之緣份,別免強,可以重來更本無須刻意,一切不必太多...就讓時光任意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