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6日 星期三

生命像一趟旅行...

車廂裡




這....開往綠光森林?
照片是北海道的旭川,簡樸淡然的地方,那是初秋的九月,但早晚巳像我們的冬天,特別記憶是她的空氣,像山中清泉混合著大自然的青草氣息,吸一口感覺是綠悠悠的。

生命有時與旅遊很相似,人生的每一個階段、碰上的人與事,就恍如不同的目的地不同的景點,長途的短暫的,旅伴幾位或是一人上路,都有得或失也讓人感受至深,有些事情是可以於出發前估計相量,將遇到的難題減低,但旅途上的突發變故就如生命裡的無常,真沒法控制,年長了旅行經驗多了就是中途發生狀況也可憑經驗解決,但當中的過程還是要花點時間心思去消化的。

新治離開快一個月了,讓我學會生命除了『無常』之教人操手不及還了解到『習慣』的無奈,兩者都是生命裡的難題,就如感情,許多時我們會把『愛』與『習慣』混淆,事實對很多人來說兩者是彼此相扣難分的,我巳漸漸習慣『牠』的離開,永遠的離開....(牠圓碌漲滿的肚子實在讓我太思念了)

在此特別感謝各位的留言、安慰,很多還是相當資深的舊朋友,再三謝謝,在天堂的新治應該安慰啦!

2011年11月7日 星期一

新治 ( 2002-2011) 牠輕輕的走了...


治仔最後照片,牠總愛躺在浴間外的小地氈上,默默的....


人生真是無常,與我共渡十多年的兔子無聲無色的走了....
先前離港渡假數天回來後新治也如常活動,
某個平凡下班的黃昏,回家後慣常叫喚牠名字,
再到籠子前把門打開
見牠則趟但那不是牠慣常的睡姿,
用手碰觸牠身體巳呈疆硬,
我不懂反應呆望籠子良久....

事隔個多星期,我從悲傷中稍稍回復,
摳摳動物一頭,離開可能祇會思念三兩天,
這是我一直對新治離開的心裡預告,
到底牠巳年紀不輕,可是當這天真的來臨,
說實在的有點招架不住

牠常趟著的角落,怕弄傷牠還是自然的挎步而過,
回家通常第一時間打開籠子讓牠出來攤紏,
飲水的瓶子、糧食碗、點心盒、咬破了的布偶,
種種一切在十年間植入我的生活中,
滿屋都是新治的回憶...

在牠離開最初的幾天,回到家面對兔去樓空,
理性告訴自己牠巳走了,永遠的,接受吧...
但感性還是暗自傷感,沒有嚎哭沒有太大的反應
淚水凄然落下,這是蝕骨之痛...

這幾天心舒服了,淚停止了,
因我沒再強迫自己忘掉牠
在家還會如常的叫叫牠小名,
唱唱我們的主題歌,
在擺放籠子的空位,
依然感覺牠在睡懶覺,

新治,長存我心,永遠愛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