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9日 星期四

未央歌



這大半年我不停說服自己,世事並不是妳勞力或付出多少便能有對等的收穫,就像我不犯人,但總有些無妄之災不請自來,當然這個比喻有點嚇人,事實最近生活都過得頗稱意,生活如常日子總得要過,但過得稱意與否就好在乎自己怎樣去過(好玄的一句!),這一年就讓我放鬆心情優閒地上班,沒工作會失去自我價值,我得承認自己是那種沒什麼大計的女子,沒了工作相信自己會快速成為宅女甚至腐女一枚,混沌地hea日子去也。

突破事件始於前晚接到前上司黑臉女士的親切來電,電話中訴說工作上的煩惱,新同事如何懂得討老闆歡心云云!其實又與我何干呢?以她的處事作風公司的人緣分數,應沒什麼知心同事可分享工作煩事吧!這也是高層的悲哀!當聽到她說:[曾經老闆提過要找妳回來呀!阿耳小姐].....就是這一句讓我恍然若失,為什麼總是在離開後才覺得那人稱職....這種說話聽來有點飄飄然,實則是測試自己腦袋的清醒指數,掛線後我就立即清醒過來,回想剛剛這段對話,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不費吹灰之力,更何況這職場老鳥!隋便拋下一句就可測試我是否白痴的產生感動情緒,太可惡也,或者是我想多了,可惜以往的我就是思想太單純。

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朋友、事業、亦然,就如商業世界裡沒有永遠的敵人或朋友。
我巳應承黑臉對我的晚飯邀約....我知自己非常無聊,但容許我存著丁點好奇赴約,看她究竟甚麼葫蘆買什麼藥來....

2010年7月23日 星期五

素卷樸居



有人整天空談夢想難以實踐,或有人孤注一擇在僅餘的青春中,作最後的自我交代,拋開枷鎖向夢想《北京國家畫院》出發,生命本就是一場賭局,實在擁有太多變數,未到結局真勝負難分!

選擇了夢想的學長,毅然放棄穩定的事業與熟悉的環境,朋友、家人,就這樣拿著僅有的一點積蓄拖著一個行李箱子,瀟灑北上,於天子腳下從新開始,在那六環的龐大房子裡一恍眼便兩年,除卻睡眠的小空間,餘下的都辟作畫室作坊,丈闊的宣紙,畫筆工具顏料散落中地上,投入之情盡顯,隋著日子走過,畫作素卷一幅幅的掛滿,生活除卻到畫苑研習或隋導師往各名山大川作戶外出寫生,適奉期會辦個巡回作品展,大多的時光都躲於那小作坊埋頭創作,飲食起居也祇能以『簡樸輕便』來形容,忽爾兩年....課程將盡,之前收到學長的喜訊「畫冊作品集」巳印備妥當,也代表著離開的日子快到了.

常說作畫是艱辛孤獨的,幹藝術是難以糊口的,能交代自己成就夢想,餘下一切就交給命運安排吧.
祝願學長移居南方後發展稱意,無論藝術事業或私人感情...畢竟夢想人人有,但能將之實踐也非每人有的勇氣、褔份。

他出發時曾對我說:自己像個賭徒!
也許「除了賭術精湛,運氣也很重要」聽說學長正與幸運女神交往中喔...哈哈~

2010年7月17日 星期六

靈異事件


酒店是最最最容易產生靈異事件的地方,通常進房間首要搞搞門說「不好意思打擾啦!我是來借宿的」,進門後再搞洗手間、衣櫃門然後把窗簾打開,這是我的守則,當然是買個安心,而幸運地還未親眼見過什麼怪事(touch wood),但聽回來的還不少....以下事件與酒店無關....(個人意見:至多靈異事件的酒店是歐洲羅馬和日本尤其富士山腳)

《夜更的士》
一名夜更的士司機,半夜在某公路空車駛回家之際,看到路傍有一身穿飄逸長衫女子向他招手,示意要乘車,司機雖然看到但深知夜深時份在這全無住家的荒路傍那有乘客出現之理,就快駛離開,當回到停車場把車泊好下車一望....三條刮花的指痕在車中央出現...

《新居》
某人新居入伙(二手樓宇),由於金錢有限裝修就草草把牆紙蓋上便算,搬進去後總覺家內像有人離遠的望著他,甚至感覺他就坐在自己隔離,但又看不到影,居住越久這種被鑑視的感覺就越強大....終按耐不住找術數師傅上門示察一番,一望四週環境,師傅就往牆壁用指甲刮出牆紙一小塊,旋即叫獨居人士把牆紙起出,結局厚厚的牆紙底下原來全是符咒.....結局他把牆紙重新蓋上,立即把樓宇放售....

《夜班維修》
某商業大廈k店內,零晨打佯後...新上班的維修師傅被派住其中一房修理揚聲器,他小心確定電源切斷後就往揚聲器傍把鏍絲鬆開,怎知有斷斷續續的歌聲從喇叭內傳出,他似為自己太累而產生幻聽,就找來留守看更聽聽....看更阿伯半睡半醒的說「別多事快快修好回家休息吧」....
事情並沒過去
某天維修師又被召往天台修理大廈水箱,當他爬至大廈至高點,往下望....地面上鋪蓋著很奇怪的磁磚圖案,細心觀察....原來該圖案是一道鎮x符.
《解說:此商廈前身是佔地六層的麻雀會所,其後因江湖仇殺有一房間被緊鎖縱火,六名人士被活活燒死,地點在尖沙咀某處》

傳聞
某商廈發生火災,傷亡為近年之冠,大廈結構完好,祇是其中數層外牆/內壟被嚴重燒毀,原本祇想重新粉飾外牆裝修內部就重新開放,怎知實地示察過的承建商都拒絕落標,結局惟有拆毀重建,據老行尊說《地底下掘多了一米空間,內裡擺放著亡者的招悼祭符》*未經證實

閱讀完畢:煩請選出那一段最讓你心寒

2010年7月13日 星期二

La Defense 的新概念

夏夜...漫天彩霞下的La Defense像一度天堂之門

曾獲法國AJAP獎(法國文化部旨在鼓勵輕建築師的獎項)的法國建築師Stephane Malka於2006年曾有這樣的一個企劃案取名(Auto Defense),就是在這法國另一地標新凱旋門(La Defense),其中空內壁增建各種顏色和參差不齊的小房子,意念是像一堆寄居在這商業中心的寄生蟲,也像一隊遊擊隊霸佔了整個商業中心(Self Defense),希望住進去的是來自不同階層的人,如:落泊的藝術家、反叛的嬉皮士、剛出獄人士,價格大約3000歐元.

如果真的實現這想法,Self Defense與商業中心的鑲嵌,就像法國的縮影,這也表明了法國對藝術的尊重,在這樣一個包容的國度,成就巴黎成為世上頂尖的藝術之都。

*以下階意念效果照片,並非實物(這是設計概念...照片來自這裡 )

看那中空位置就像個大雜院

從內往外望

從底部看


近距離,很有趣的小房子




宏觀角度還加上不同國藉人士閑坐階梯上

小感想:

記憶中La Defense當時給我的印象,是設計前衛像被刮空了的一座龐然大樓,近立在這大樓下人微如蟻很有震撼感,當然那時我還是個黃毛丫頭,沒見識過什麼衛大建築,附近還有數座新落成的商場,在那兒買了一枝犀飛利古董純銀墨水筆,逛得累了就在那廣場空地前與友人玩起滑板來,這是那年歐洲的記憶。

2010年7月9日 星期五

夏之輕食

這兩天熱的不能再熱,城市像個大烤爐,就算短短的走一段步程也大汗淋漓,下班也以極速回家或趕往約會地點,總之就是盡量避免與日光接觸...這大概就是盛夏...這是我的夏之輕食...


小暑那天做了冰凍西瓜汁解暑 (我是用搞拌棒做西瓜汁的很方便)


這樣的酷暑,呷一口冰綠茶透心涼


這是近期至愛的韓式炒粉絲,與港式不同這個比較粗身像冬粉之類,放久了也不會糊掉,拌著豐富的蔬菜絲調味帶點麻油豉油香,很適合這個特別炎熱的夏天(不辣不重蒜味)


海鮮煎餅(有點像[薄撐]內含尤魚小蝦肉)輕輕的帶點鹹香,也不覺油膩非常好吃(不辣)


牛肉蓋飯,大量的洋蔥胡蘿蔔絲拌著汁煮牛肉是踏實的作法,清淡又散發淡淡肉香,濃濃的媽媽風格很能伴飯


這是韓式壽司,內含青瓜條、醃蘿蔔、素火腿,清爽的一道小吃

飯後果:

這個扁扁的叫冬甩桃donut peach,我稱它為『蠢桃』好像給一掌壓扁,非常蠢頓的模樣,但超美味個人來說比日本的白桃更清香,這個來自美國。


看那新鮮的果肉...心就清涼了

2010年7月7日 星期三

夏天裡的綠

這兩天正直夏至,陽光曝猛曬個正著,熱的如火焰山,外出必備防UV傘子與手帕抹汗,穿的也盡量講求輕薄,色調如綠、藍、米等淺色系,平常便服多是寬又薄盡量以舒適為首,這個夏要不姍姍來遲,一來就熱得爆炸....

這(淡綠)是先前購置的上衣,買來時膊子有點過大,就影響到領位有點闊,衣身也過於寬鬆,穿來像位孕婦,總括來說就是大了整整一個碼,但這種瀟灑裝那有貼身之理,問題應出在膊子上,就交給相熟改衣店,把膊子收窄領口隨即變細,再修一點衫身便大功告成,衫還是鬆鬆的祇是膊子位置搞好就會穿得好看舒適,是有點煩人,但女人就是如此,甘願為喜歡的付出,全因這是夏天至醒目的淡綠加上印度棉紗,對我來說是沒反抗能力的,今個夏天就如此出發.....


夏色...翠綠


夏色....淡綠


膊位搞好就穿得舒適


手甲換上淺淡的透明橙紅(Paul&Joe#08)

2010年7月4日 星期日

新治之上床牽被蓋

事情是這樣的...

熱到爆標的一個夏夜



房間冷氣盛放,新治借的意扮疲倦....


上了床...還牽被蓋...

還搾死,扮熟睡扮怕光線...

Z...Z...Z......賴死吾願走.....

*新治巳七歲計算起來應屬長者,要好好看待....

2010年7月3日 星期六

我是世杯明燈


日本國家隊教練《岡田武吏》賽後辭職,心願是退休回鄉耕種

四年一度的世杯讓我看的如痴如醉,生活除卻工作就是吃飯與看世杯,其實我並非太標準的足球迷,祇是今界看的特別投入,娘家就在一街之隔,下班後回家吃飯就順便觀看球賽才,一家人久沒這麼熱鬧,世杯讓我多回家咯!
喜歡的英格蘭於十六強敗於德國,那問題球當然挫了英格蘭銳氣,如果能追和那結局大有可能改寫,或未至於輸這麼大的比數,無可否認德國隊無論速度勤力度球員的活躍度又是比英格蘭優勝,到底技不如人,所以就算敗了也沒以往的鬱悶,隨後就喜歡日本,對丹麥那場真的很精彩,Honda san的罰球好鬼影變幻啊!微博上有人說日本隊之所以變為罰球專家是因為每天練幾百次射九宮格,是真屬假就無從巧究,祇知那丹麥龍門接球接到荒失失,後來雖於另一場敗於巴拉圭,但苦戰百二分鐘真的鐵人也踢到腳軟,要用十二碼來分勝負,個人來說是公平競投中之殘酷對決,這是講求心理質數與現場發揮啦!運氣佔多數,當球迷們專注Honda san之際我卻獨愛Endo san,如日本武士道精神的說「很俱男子氣慨」man爆!
喜歡的球隊相繼出局(我是世杯明燈?)是晚轉呔捧荷蘭,賽前都說巴西隊極俱冠軍相,開場十分鐘巴西先入一球,荷蘭大失方寸,可當荷蘭追至平手巴西隊開始慌亂有點急有點躁,Melo吃紅牌就是上火的表現啦!就這樣荷蘭越踢越有,結局反勝2:1,全世界又一地玻璃碎,都說「波係圓既」,明晚德國vs阿根庭,又是一場硬杖,不知怎的心儀球隊相繼出局後,看的就更輕鬆......不竟世杯巳接近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