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3日 星期五

久違了的C



從廣洲至上海,逆北而往一路冷峰則過,碎雪飄飄,出差原以為是表現機會,怎知老闆隨意拋下一句:比面派對啫!就從發佈酒會中消失,而翌日他又準時的與我們匯合,浩浩蕩蕩的帶領著團隊,果真神龍見首.....三天的行程裡其實都沒重要或實則事情進行,祇為國內法例外資公司踏足中華必要含25%國內資金,便造就是次名為國內交流企劃實為比面派對,倒是有點失望的,但我也不是什麼工作狂啦!工作祇為讓生活依照命運軌跡而行走,「我」害怕生活出軌更怕人生脫軌。

於外灘最後的一夜,盤算著還有點時間,就約會久違了的C,一別數年聽說他近來在國內渾得不錯!是晚由C選址於靜安區一所由外國使館改建的私房飯館,地方不算大但天花極高一室雅緻清靜,絕對適合與友深談的好地方,吃了頓痛快的大閘蟹喝得有點熏熏欲醉的暖花雕就把話匣打開,他原來是幹著藝術品代理的工作(藝術品仲介人),生活可說有點朝不保夕,也常處於三更窮五更富的狀況,要知到幹這行業大都如此,像愛上了某種不可告人但又無法解釋的辟好,於外行人看來他們都像不吃人間煙火的瀟灑,但偏偏又離不開柴米油鹽的鎖碎,倒是活得絕對矛盾但也甘於這種自我掙扎的生活現實,那是他離港往國內發展前的境況,眼前的C比之當日又真的很有精神飽滿,鴻褔齊至的樣子,衣著打扮也見一番心思,很俱商家品味的雛形,我就恭賀他於業界終於幹出點成積來,他大呷一口黃酒眼睛迷作一線,有點一言難盡的嘆謂,幽幽仰視從天花垂下如星輝的燈掛,「眼」皮鬆開了「神」有點散亂....沒回答一句,時間就這樣凝固在熱鍋釋出的薄煙中,我們再沒舉筷的意圖,祇能以酒代茶,繼續喝下去,讓氣氛繼續推前,他舒了口氣,冷漠得像說著別人的事宜,我快要結婚了....是那『徽洲女人』!頗不甘心的味兒!
就讓時光倒回年前的一封電郵,他說終於擁有自己的代理公司也有能力接洽展覽事宜擔當仲介角色,更邀我參加他新公司的開業慶祝,一年前!!!我那時都自身難保的遇上人生黑暗期,那有什麼閒情管他那天煞的開業慶祝,至於那「徽洲女」倒我是與C一同於上海認識的,對!又是上海,這地方果真是創業之城,無論事業或愛情都是大利之都!下一個盛世果然就在中國!而「徽洲女」初見到C便像碰到蜜糖的工蜂緊緊纏著不放,廣東話那句:生滋貓入眼!倒是最傳神的形容,那時C還與相戀多年的女友在一起呢!但那「徽小姐」還是採取主動,讓我這港生女也有點汗顏,初到貴境的C當然也受著她種種便利關係,而把他最弱的人脈關係打開,那刻C說是被「她」感動的,不用細表這是一個老掉牙的承傳故事而衍生的宿命結局,C選擇了事業,而「徽洲女」就是他事業的「碼子」,愛情關係有種叫「各取所需」,想深一層也不是麼壞事啊!難得有人這麼愛自己,愛得出錢出力,而「徽洲女」樣子也真不賴的說,怎麼看都是佳人一位,C的心結可能對自己的才華有所懷疑吧!離開前我對C說:快快樂樂的當你「徽洲姑爺」去,好好珍惜「徽洲小姐」,你之前的事業阻滯,祇是選了個不合適的城市開始,別懷疑自己!一切與你個人才華無關,至於「徽小姐」的財力,祇是你的橋木,絲蘿纏繞彼此繾綣...至少我是這認為的。

我們就在這寒夜,帶著七分醉意碰面話別,C...你要解開心結啊!

PS,『白骨精』是國內形容職場能幹女子的簡稱,白領骨幹精英,這讓我想到「徽洲女」。
以現今世界觀,愛的付出都沒分男女啦!特別在這個行色匆匆的年代,盛世的大中華裡,能夠相愛就好好的愛一場,別被傳統規限了。

*寫於「藍田」路上

3 則留言:

SZE 提到...

那位徽洲小姐是靠自己本事還是家裡頭有點錢呢?

Denzel Leung 提到...

看得暢快的文章,謝謝分享...

聶秀康 提到...

sze
家裡有錢,人也本事在外資公司任職,但巳辭職,幫助C的公司。

Denzel
也謝謝你的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