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4日 星期三

龔惜華說....來不及




忘記了月亮
那暮色沉沉的夜空
曾再三回望
這悲哀的臉容
沒結果的守候
總會教人累

相聚太匆匆
來不及細意把『您』臉容留下
便甦醒...甚至記不起

如今祇說思憶如霧
隱約間
化作一輪皎月
疲倦的躺於天邊
有氣無力....釋出僅有的餘暉

映照那曾經兩手互扣的小徑
記起那刻
我們有多堅持

大概.....都忘記了
也許.....來不及了.

龔惜華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