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6日 星期三

屯門短住


回港後就在北角上班是要輪班的,獨居在屯門的某屋苑,是親友買來投資的單位一直空置著,三個房間就像品字形的集於一隅,加上洗手間就一共四度房門子,有點像迷宮,常於深夜才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家,又開了一輛日本小車,都是親友棄用的怎麼說也是種代步工具吧!那時的想法是住遠一點沒問題反正駕車也蠻方便,相比起英國的路程這是小兒科吧!當工作上軌道後,約會便日益頻繁就會覺得屯門很遠,而且有時喝了酒就不敢駕駛啦!要不有人送否則就要乘的士,那時的消閑娛樂通常是看電影啦,唱K啦,也會搓台灣麻雀(初時學會真有點著迷,相比起廣東牌那真樂趣得多),日子久了就覺自己住的有點遠,對駕駛也沒太大能耐,香港要養車子除了金錢還要時間,而且公路上的駕駛者真的不太顧及駕駛禮儀,尤其遇上那些貨車大哥,以大欺小真的好可惡,那段屯門公路兩傍昏黃的夜燈,都像永遠沒終點的遙遠,有次在極疲累的狀態下竟然睡著了數秒....又於那房子的四度門中迷失過,原本想回睡房竟然錯開了另一度房門,怎麼睡床不見了!
還記得那時的表情,就是有種異度空間的感覺,那三個房間的分配,分別是睡房書房和放雜物衣裳和燙衣的位置.
屯門也有令我念的地方,於週末就會到墟那邊逛逛,吃早餐買食物回家煲湯煮飯,也有些農民擺臨時地攤,都是些自種疏果,有次見到一盤非常壯大的綠葉植物,想都沒想就買下來,記憶中好像是百多元,那大叔竟然幫我送回家,後來有空都會到那小墟逛蕩,漸漸熟落後就感到這小社區有種優閒的人情味,就算祇買少許疏果都會細心講解烹調方法,每件事好像比市區慢半拍,令我有如置身外國某小鎮,就這樣的住了一年,我便搬離....留在腦間的仍然是那四度門的一隅,公路那永沒盡頭似的路燈,當然忘不了那小墟,好像是什麼仁愛還是置樂?都蕪糊掉啦!還有間大藥房一座小市場買菜肉的....還有那個週末地灘,至於那棵植物...胖胖的綠葉子我好像沒把它帶走。

9 則留言:

篤篤篤撐 提到...

wow..應該就是那後日子和你做鄰居吧, 我也是住了一年就搬離了, 原因和你一樣, 太遠了 !!

13elle 提到...

emm 有個大藥房.
會唔會係置樂呢?

由小到大都係住在這個別人認為很雜很僻的地方

肥貓 提到...

三耳,

屯門去北角返工太遠了吧! 仲要揸車, 聽見到辛苦呀!

以前住天水圍返中環, 搭巴士搭到個人好倦, 雖然話一程車, 但係都幾辛苦.

荒木茂 提到...

3耳:
我都住過附近呀!
在你筆下,你間屋好迷離呀

Ebenezer 提到...

屯門好哎!山明水秀,地靈人傑,確係一個落地生根,開枝散葉嘅好地方喎:)

聶秀康 提到...

篤篤
我那時以為駕車好方便,其實住落又吾得囉!除非不用上班!

13elle
哈!原來曾經是街坊,應該是置樂,祇記得那間大藥房對開就是街市,而附近就有茶餐廳吃早餐,可能我住的時間短,但真係吾多覺閒雜啊!反而好有人情味!

貓貓
那時初出度吾識攰字點寫,那時還有位同事住嘉湖都是坐巴士到北角,所以有時會車埋佢,那就攰上加攰啦!天水圍屯門...兩回事。

荒木
可能係設計問題,試想想四度門集中一個角落...一個人...半夜三更...陰風吹來...嗚...嗚...嗚....好彩我搬走了!

Edenezer
開枝散葉???我搬了好多年啦!

the8 提到...

如果返荃灣的話...住元朗及屯門都十分不錯!

我由小住元朗住到自己搬出去另一個荒島 (tko)...完全唔習慣新巿鎮既生活...無小販既? 十二點未夠乜都無得食...去夜街又怕無車下下要搭的士...

講嗄講嗄好掛住元朗那些綠油油的新鮮蔬菜~

鄧善之 提到...

我是在屯門大的!

聶秀康 提到...

tko8
我對tko原全陌生啊!祇知到很多新居苑沒街道是商場接商場...新城市!
元朗好啊!大把野食又有地灘(教育路那邊)好多地方行.新市鎮就祇剩連鎖商店...悶爆啊!

善之
原來妳都是屯門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