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0日 星期一

都是那些往事...野比

時至立秋北京夜巳微涼,黃昏總灑下幾場薄雨,偶爾深夜更傳來噼零聲,原來是點點冰薄豪雨,是壯觀又浪漫...
在這異常國度,境外網站yahoo google you tube...一切階行不通之際我像與世隔絕,國家把商機無限開放卻將知訊困於國內,如一般國內民眾一直使用內地網站那也不會關心外國網站是否封了,倒是我這旅人覺不可思議.
就這樣把全國人民造就成俱中國特式的國際化,經濟進步人民質數(?)此消彼長.大環境下遊走中港兩地的旅人們,無論您是三天兩日還是長註國內的外資精英也會漸漸適應、步步和諧,無論您喜歡與否.這是個催勢。



也順道見見我的朋友仔野比,這位大哥自少身患國畫病,
(well,我也愛畫但不知怎地特別愛嘲弄他,對老朋友我是好乞人憎的,也不排除3耳隋時被他用畫筆插死,所以盡量避免參觀他工作室),
現更把身家押上到北京實踐夢想,
生活除卻劃畫就是寫生羨殺我這奔波的打工族,
銀根緊拙還慷慨宴請我烤鴨晚餐飲酒直落,差點感動得淚洒當場,當然以我們的交情小女子受之有餘,
席間談到他的氣質女友,此君立即正經起來:「不是啦!巳是過去式」刻意與她劃清線....呵呵呵....
想當天你如何被她的美貌技術性擊倒,沉醉於被虐與自虐的快感中,那刻你是撞了邪吧!事過境遷,
身處天子腳下為保持優雅氣氛還是談談當年更為恰當,
自然就說到鏡田畫苑的快樂時光,
野比與我加上大S,我們仨每個黃昏借劃畫為名糊鬧為實,當然身為畫痴的野比就認真地劃起畫來,而大S每次到來練字,都會帶些鮮花或點心之類,把畫苑映得一室幽香,
至於我?甭提也吧!我那是什麼文化人才,
每次到畫室都抱玩樂心態,
最記得有次與那可惡野比不知爭論些什麼,
當時就是很氣就衝過去打他,....還差點連人帶椅的把他推倒,
要知到我大部份的男性友人,不知怎地都像塊二分夾板,完全沒有支撐能力。
往事總是談得沒完沒了,直至提到小S的出現,
他....語塞了....我知到直至現在野比還是貼念小S的....
就這樣聊著不覺時光溜走也懶理明兒的早機,...我就掛上國寶熊貓眼在機上睡死....。

ps.祝願野比的個展和他的「滄浪」系列順利完滿.....你永遠的友....叮噹(我可是隻沒任何法寶的失敗叮噹貓耶~)

2 則留言:

Ebenezer 提到...

人生難得知己,死而無憾。

聶秀康 提到...

哈哈哈
我們是大家也好想殺死對方的關係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