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7日 星期五

霧裡看花


昨天炎如初夏
今早又反覆下著濃霧
黃昏是薄薄的雨粉反飛
從窗遠眺...春意央然,
街下的木棉巳掛上火紅新蕊
含苞正盛,蠢蠢欲放
今年的冬彷彿重未到訪
如人生裡某段落
迷糊中似有還無
剎那間芳華巳渡...

8 則留言:

eric 提到...

Ichiban!

咁快木棉花開?!二月都未過!細個會執嚟玩。

肥貓 提到...

係呀! 前兩日分區地方話有成三十度呀! 依家好似先至係二月咋, 三十度?! 我有啲頭暈!

倫 提到...

我前兩日熱到出汗...
今日雖然天陰陰,但溫度適中,好舒服丫

梁巔巔 提到...

啊!!!! 木棉樹呀! 我至愛之一!

木棉樹,又叫紅棉,開花的時候,遠看活像一團火焰,故亦名火焰樹。兒時自己叫「他」做棉花樹。

記得童年住在炮台山,那裡有數棵棉花樹,上學,下課時,媽媽常一隻手攜著我,一隻手拾下輕躺在地上的棉回家給我玩。

棉花樹亦稱英雄樹,他那筆直矗立,衝出百花重圍,傲視四方草木,爭取陽光之勢,真有「男兒立自出鄉關,生不成名死不還。」氣概。

尤其是在冬天的時候,紅棉徐然飄下,一臉蕭索,卻依舊是氣派萬千。一朵朵木棉花,與主幹分離,然後,鮮血般的五瓣迥旋而轉,淡然而落,真英雄的孤高絕世,視死如歸,「埋骨何須芳草地,人生到處有青山。」大概如斯。

「他」一柱擎天傲骨地向人展現何謂風骨。建議香港應改木棉樹為市花。至少,在政府總部的附近周圍,應有「他」的存在。

小連 提到...

尋晚落左一陣霧雨,之後就轉凍左喇﹗著多件衫真係,一病都唔知幾時先好得番﹗

laulong 提到...

3妹:

感慨萬千呀!

聶秀康 提到...

eric
對呀!開花時一地白棉花...好玩!

貓貓
討厭呀,冬天這樣快就說再見.

B倫
熱天好可怕啊!

聶秀康 提到...

巔巔
多謝詳盡解釋,又上一課.

小連
對呀!天氣反常,大家也要保重祝你大狗快些好反.

laulong
沒什麼啦!四季轉變英雄樹很英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