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6日 星期一

果敢 @ 2004 Paris Year of China



二泉映月--這二胡獨奏流露出一種淡薄,看破...

江城子 蘇軾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半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果敢先生 生於沈陽音樂世家 十六歲巳跟隨父親演奏

8 則留言:

eric 提到...

BLOG頭張相好驚險!喺邊度影㗎。

自由行 提到...

BLOG頭張相好驚險!喺邊度影㗎。 x 2

篤篤篤撐 提到...

BLOG頭張相好驚險!喺邊度影㗎。 x3

聶秀康 提到...

黃山....是也!

肥貓 提到...

超喜歡蘇軾的"江城子", 字裡行間流露出對死去妻子的思念, 好感人呀!

BLOG頭張相我估
1. 泰山
2. 黃山
3. 蜀道
4. 電腦特技... he he

聶秀康 提到...

貓貓
The one 1.
穌大學士真才子也,我很仰慕他,這詞真緻感人!
黃山險照會繼續有來...

JC 提到...

咩事咁悽涼...

匿名 提到...

Jc
哈哈!二胡是單聲樂器,音調簡單...聽起來好有味道,放我並不悲慘反之好讓我靈靜!

3 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