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0日 星期日

珍貴的記憶


家父以往常帶著的一杖手錶,最近停頓了就拿到代理商那裡代為檢查,結局是因機件老化,處置方法是抹油加時間恆測,其實我吾多清楚是什麼名堂,祇希望能把它修好,因為媽媽千叮萬囑的拜托著,這是上一代人的懷念方式,既含蓄也內斂!他們分開媽甚至沒說爸半句的不是,那種是真正的包容衷心的成全對方,讓爸安心走出去,他心願是襯體力還可支撐的時候,到處遊歷拍下自己喜歡的景物,他真的很喜歡拍照,而且是無師自通,臨離開前我送爸一台D80作為生日禮物,此刻還在途上的爸,舉機拍攝時定必感受到我的那份思念,媽那種默默的等待,疲累時可隨時回來休息,「家」的大門常為你而開,想念你...呵父。

6 則留言:

新鮮人 提到...

你媽媽很偉大,
敬佩!

聶秀康 提到...

媽是那種很厚度的老香港,更少說別人不是更何況自己家人。我也很愛她!

匿名 提到...

家母家父更經常於我們姊弟面前互數不是。 初聽是很剌耳的, 有人毫無忌憚敢把父母說成如此不堪, 而自己又不能/不應反駁。 後來想通了, ok, 就留一個發洩的渠道給他們吧! bonbon

eric 提到...

我就是想有這一個樣式的手錶!

AM 提到...

手錶是很好的一件思念寄托 , 就像牽着帶者的手一樣陪着你走 .......

鹿米館 提到...

家父這有留下這品牌手表,都有二十三年,但沒有使用,依家拿回來戴下,都頗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