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9日 星期日

我認知的台灣

涵碧樓2004---那水連天的池...快樂的週末
沒啦...都沒人記得起來...但這裡真美


關於台灣我倒是有一種特殊的情感

某年...我於週五晚或週末早機都往台灣跑
往『新竹』見男友,泡畫廊,會舊同學,誠品24通頂透一透
做spa,遊夜市,到貓空喝夜茶,到山上浸著幽雅溫泉口中數落別人八掛
夠通俗夠謀殺如斯良晨美景吧...
泡咖店,遊高島屋,下午茶是牛肉麵或鼎泰豐
到郊野吃土雞,鄉村料理,活魚剌身,到朋友港式燒臘店中
廚師推介燒鴨肶骨中央那纖幼如尾指的一條肉絲
伴新竹米粉滿足的小吃一碗...
台北於我就像七十後的香港
一座高嵩入雲的新廈傍邊可能是一橦古式的三層老房子
對比很大有點嚇人,但市民都有禮,坊眾也熱誠,靜靜淡然的一個城市
那時我祇穿人字拖,鬆闊舒適汗衫,極品RNA爛牛一道
就通處跑四處蕩,管他晶華飯店天母高檔消費區或師大地攤夜市
都是那個模樣那種打扮,從未活得如此不像自己

台灣人熱衷政治又迷信,新生代哈日.韓.港像一樣的香港新一代
被冠名『草莓族』...可愛又脆弱
女生都嬌嗲溫柔,說著溫軟的台語通常尾音都會加個『喔』或『唷』
外看纖纖沒殺傷,內裡其實野心大
族群分成南北派,北是城市現代派知識薪金稍勝南
但原住土根是南方,各自矛盾共存在

台灣人對中國內地有著
莫名奇妙的優越,匪疑所思的仇恨,這是台灣人對大陸人的基本態度
羨慕又妒忌大陸的經濟發展,想參一腳又不能放下身段,錯亂呀,很自我爭扎的思想
這是男友告訴的

一回與友及小女兒於西門町摩斯漢堡吃午茶
小朋友被飛來昆蟲嚇得呱的叫了聲
隣座正在閱報的老人家
斜著眼嚴肅道:這位女仕,請稍控制下妳小朋友的情緒
這是公共地方耶~
我們都尷尬又乖乖的把小友管理好.
連聲『派瀉』講抱歉

一回遇上熱情高漲倒扁的紅衫軍
常識是別與台灣人談政治或選舉的問題
找死的3耳就訪問其中一位主婦感的示威者
對方滔滔的說著:對呀!最初都隋著家人把票投給呵扁
可他就是騙我們,承落沒做到還攪家族貪腐...『A』錢...
我們後悔了,所以要來表達不滿,把他趕下來...

結局那次紅衫總動員沒有成功
凱達格蘭大道內的主人還是那一位

但最後他/她們成功了
通過選舉一人一票
政黨輪替了,呵扁失去總統特權
一家接受審判...

我讚成兩岸統一
現在巳有限度地三通了
至於何時可出發旅行?達成心願?

這是歷史遺下來的問題就讓歷史去解決吧!

此刻我倒懷念八德路二段李記的地獄麻棘火鍋+港式油條
來瓶黑松加鹽沙士...吃得汗水嘩啦的流著,舌頭在天堂胃巳下地獄!

這是我對台灣的認知.

4 則留言:

篤篤篤撐 提到...

台灣人可以用選票趕走貪污的總統,
對岸呢, 各位中常委親朋戚友貪幾多提都唔可以提,冇人敢出聲就繼續可以貪....

聶秀康 提到...

篤篤
那都因為大家是一黨同食同貪!怎好出聲斷了大家的財路.
祇要於國內工作過,真接觸過當地的生活.營商生態.市民百性.人的自由.價值.網上.言論.就覺香港巳是天堂.
台灣其實一步步走向成功的民主路.豈碼別人可說國家元首我有份選,係涯少少苦者...

laulong 提到...

選舉選來了壞蛋,禍國殃民,頭一浸己經輸了。

好的制度是不會選來壞蛋。

台灣的苦,唔少喇。

匿名 提到...

無可否認呵扁很爛.可台灣還很好沒殃掉!
那種制度都有好壞,但豈馬可用選票把他請走.苦是一種教訓一種醒悟,可從錯誤中查找錯處加以改善.去偽存真.
現實中的台灣也不是你所想的那種苦了!
受得苦吃得虧才成就鋼石之軀人才札實,擋承受很風浪!
世上沒完美凡事太計較就如牆之柳隋風搖擺...

3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