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3日 星期六

我是世杯明燈


日本國家隊教練《岡田武吏》賽後辭職,心願是退休回鄉耕種

四年一度的世杯讓我看的如痴如醉,生活除卻工作就是吃飯與看世杯,其實我並非太標準的足球迷,祇是今界看的特別投入,娘家就在一街之隔,下班後回家吃飯就順便觀看球賽才,一家人久沒這麼熱鬧,世杯讓我多回家咯!
喜歡的英格蘭於十六強敗於德國,那問題球當然挫了英格蘭銳氣,如果能追和那結局大有可能改寫,或未至於輸這麼大的比數,無可否認德國隊無論速度勤力度球員的活躍度又是比英格蘭優勝,到底技不如人,所以就算敗了也沒以往的鬱悶,隨後就喜歡日本,對丹麥那場真的很精彩,Honda san的罰球好鬼影變幻啊!微博上有人說日本隊之所以變為罰球專家是因為每天練幾百次射九宮格,是真屬假就無從巧究,祇知那丹麥龍門接球接到荒失失,後來雖於另一場敗於巴拉圭,但苦戰百二分鐘真的鐵人也踢到腳軟,要用十二碼來分勝負,個人來說是公平競投中之殘酷對決,這是講求心理質數與現場發揮啦!運氣佔多數,當球迷們專注Honda san之際我卻獨愛Endo san,如日本武士道精神的說「很俱男子氣慨」man爆!
喜歡的球隊相繼出局(我是世杯明燈?)是晚轉呔捧荷蘭,賽前都說巴西隊極俱冠軍相,開場十分鐘巴西先入一球,荷蘭大失方寸,可當荷蘭追至平手巴西隊開始慌亂有點急有點躁,Melo吃紅牌就是上火的表現啦!就這樣荷蘭越踢越有,結局反勝2:1,全世界又一地玻璃碎,都說「波係圓既」,明晚德國vs阿根庭,又是一場硬杖,不知怎的心儀球隊相繼出局後,看的就更輕鬆......不竟世杯巳接近尾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