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5日 星期五

沒希望不等於沒信念

人心散亂,對政改議題一切都變得麻木,根本作為香港人的我們,回歸後就是否等於可以當家作主,能擁有多少自主權大家心知肚明,故一直對普選路線圖沒抱太大奢望,但沒希望不等於沒信念,我是支持雙普選和全面廢除功能組別。
這陣子全城階起錨,錨是起了,之後好像更前路茫茫!取決都是大家欠缺那份互信基礎,就算今天你承諾了,但要知到於中國那以人治國的管治理念,就是隋著誰上場誰話事,再多的保証、承諾都難免變得脆弱,或者雙方都出於為香港好,但政治就是由無數妥協所成,為滿足各政黨之所求或所謂利益,難免厚此薄彼,正所謂順得哥情失嫂意,有某些偏頗是可理解的,但讓我感到事情之吊詭就是人心變異的快速,一路腰板硬直信守雙普選是至真終極方案甚至貴為一黨之鞭的司徒華先生,一夜變臉讓人感到無奈,當然世上那有什麼永遠,祇是對自身有利的都會讓人改變,問題是那利益誘因是否凌駕於自己信念之上,都說薑是老的辣,對人對事如果抱著過份完美的投射,到頭來失望的還是自己,另倆位民主黨員先後表態,難以接受是次政改方案,並考慮不會跟隨黨意向投票,最後揭盅,一位鄭議員投下反對票隋即宣布退出該黨,另一位涂先生,決定收回昨天的話,隋黨投票依舊當他的黨員去,對倆位的決定無意批評,歌仔都有得唱「變幻原是永恆」,更明白到政治就是妥協的藝術,而想談的倒是讓人抹一把冷汗的政治現實,先前當涂議員說考慮退黨之際,[司徒華有這樣的回應:道不同不相為謀,當天選民投你一票可能因為你是代表「民主黨」。而涂謹伸回應:多謝華叔指教,也可能當時市民是認同民主黨掙取普選及取消功能組別的理念才投我一票吧]閱畢祇覺華叔說話涼薄更沒胸襟,涂議員那刻活得還像個人樣。
當長毛議員激動時衝口說出『癌病上腦』的一番話,以我解讀這是梁議員的恨鐵不成鋼,世上腰骨至直的人家陣都褶曲了,老實說當時我心中是有種舒暢添!祇是那麼火爆的言論恕小妹不才,當然說不出口,這番怒氣之言對慈悲的人來說,像不可寬恕,但他的生死與我何干呢?對於虛偽到浮上面的人,我是最沒同情心的了,最後想說社民連,無異以這樣激進大吵大鬧取得noise的一個蚊形政黨,像人人得而誅之,但公道點說社民連好歹也是經過民主洗禮,說他們破壞議/社會和諧,這倒是個偷換概念,就是因為社會存在不公義他們才有市場啊!除卻踩場掟蕉拍聲大大等無禮行動,我又吾多覺他們還有什麼板斧,該黨的社員也多是年輕一族,年長的人會說他們入世未深受人誤導,但要想想那位在年青時沒自己的一套信念呢!誤導?如果那麼輕易,倒不如讓家長老師們誤導一下他們讀好書盡好社會責任,讓他們不能坐視不理的正是今天落實的制度,正好是衝著他們這一代的受者,試問他們能不急嗎?人微聲勢弱,吾大聲的真的搵鬼採囉。
都說年青人心中都有團火,當你學懂妥協大底你心中那團火巳給生活撲熄得七七八八....到時上班下班養妻活兒,誰還無牽無掛的去為他們發聲?
ps,括除社民連[梁/黃議員]的激進印象,靜心細聽他在議會的辯論,其實是頗精彩的,條理思路清析,真誠不造作,也絕無貓紙提場,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當然你絕對可以不認同,對某些人社民連就是代表激進兼巴之嘈閉,要知到當社會再沒異見聲音其實是另一種恐怖之始。

3 則留言:

篤篤篤撐 提到...

對社民連的評價, 恕不苟同, 對華叔的評價亦然。

當然, 我仍然希望可以即刻有routemap + 時間表, 想可以invlove所有hkers, 但有不同理解的人, 不一定是虛偽, 也不一定是為了自己利益出賣港人。尤其是民主黨過去20幾年的堅持。

情形尤如畢非特過去幾十年既戰績,00年冇買科網股都比人笑佢唔識新形勢。

華叔/民主黨有20年堅持, 又冇到有, 如果肯投降, 應該大把機會 (你學牛奶強, 90年變節, 即刻有錢搞社團優惠店), 到左e+自變節 ? 我唔信

我寧可相信這是對策略分析有異的一個分歧。

再講, routemap/時間表係過去幾年既共識, 事實上可以變的, 只不過, 民主黨要改變這個共識時, 是否應該充分游說一下大家呢 ? (等於當初2012雙普選係共識底線, 都可以變成
routemap/時間表)。

唔妥的是, 民主黨以民主代理人自居, 而沒有尊重市民

聶秀康 提到...

篤爺
華叔與社民連吾認同吾緊要,言論自由就是互相尊重對方的發言權,而司徒生為民主及支聯會的付出,這點絕對不能否認,歷史會寫下他的功過。我祇是想說這次政改前的忽然轉變,也保守得祇有黨內高層與政府洽談新方案完全欠缺透明度,如你所言標榜民主但竟沒資詢或向社員公報就草草上馬,係做得有的肉酸姐~也沒感覺被出賣,大人大者還被出賣,那真的幾失敗啦!對於政黨妳投得佢票就是支持他的做法,如果感覺吾對路就下次投別的甚至投白票,絕對沒什麼出賣可言,我才沒麼熱血,祇相信就算把路線圖定好也可隋時改變這是我對中國式管治的解讀,任何政治都是傾反來的,那就是妥協啊!至於Bill Gate人性就是如此喜歡跟大隊,人云亦云,祇要你選擇了非主流的還是會被標簽為另類的,就算買股票也同一理,人人都買你吾買就執輸,這是港式醒目精神,其實看穿了還不是一場數字遊戲,除非你賺了第一次就放手吾玩,否則都是過驚風散生活!相信政治亦然,太投入太大期望定必失望。

** 飛雪素素 ** 提到...

Seriously... the sad part is... many of those people dont think it is important to have democracy in the first place. many ppl think... as long as people live well, who cares about d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