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6日 星期二

龔惜華說...夜訪



有一段時間她對義本道有種不切實際的迷戀
但有人會對一個地方或某條街道產生感情嗎?
就在當夜班的寒冬,
他總會於下班前給她一通電話,
大約就在凌晨左近,
話很少,
他把地址說出
她就這樣印於腦間
然後迷迷糊糊有種不能自己的到了

那夜他們睡在一起
什麼也沒發生過
當然祇是那一晚

其後一切理所當然
當夜班的日子裡她特別在意凌晨的來電

早上他上班了
她就會順著紏斜的小路慢慢走向山下
原路兩傍的火杜鵑肆意在向她招手;

那應是三月吧!
杜鵑花的日子...


*龔惜華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