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8日 星期四

龔惜華說....傷逝



其後....如常、偶爾、會到他的家,
直至一次小別
他從日本公幹回來,
她帶著思念的心情到訪,
看到他的手信,
包括些女生衣裳
但並不屬於她,
心裡有點明白,
也許早有預料....

就這樣她的足跡消失於那小斜坡上,

街燈依舊映照的夜深,
路邊兩行的矮樹
還默默地守候著,
但一切都虛幻如泡影
脆弱的無從把握
或留住....

那杜鵑花日子
都映照悅目

可....一而逝

*龔惜華說

1 則留言:

鏡田 提到...

哇...這照片誰拍的這麼好..哈哈哈...
文思意遠..杜絹欲淚呀.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