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2日 星期日

『謎情追兇』不能放下,至少放過己



故事發生在1970的阿根庭,一宗原本巳變作cold case的姦殺案,因著受害者丈夫的契而不捨,每天下班後仍到車站尋找兇徒,深深打動有著相同遭遇的檢察官先生,雖經歷阻濟也為他翻案,最後檢察官與拍擋憑著推斷將兇徒繩之於法,可惜當年特殊的政治氣候而使兇手瀟遙法外,其拍擋更慘被兇徒殺害,苦主惟有轉換工作遷離傷心地.
匆匆25年過去,檢察官為著要寫回憶錄而想把這案子寫下,就再訪這位當年的受害家屬看看近況如何,一別多年的他巳白髮蒼蒼背曲腰柺,獨居於近郊一座平房,交換過近況得悉當事人沒有再婚,桌上還擺放著被殺妻子的照片,可見還未走出傷痛,他生活應過得並不愉快,相談後甚至承認當年巳私下把兇手射殺...雖疑點重重,但亦沒法追究,檢察官帶著傷感懷疑離開,故事當然還沒完結,從探訪對話中,檢察官反覆思考當中疑點,歸納種種後靈機一觸就原路折返,當走近房子後方的小屋,內裡放了個鐵籠禁錮著竟是當年的兇手,檢察官震驚的走近....兇徒曲著腰幽幽的說:他這麼多年來怎麼連一句話也不跟我說!

電影院內環境幽暗靈靜,全院九成滿座,觀眾靜止呼吸集中精神,跟隨事主發掘殘酷真相,面對既痛苦又無奈的結局,從檢察官的貪杯助手推理模式「一個逃犯什麼也可以隱瞞改變,但個人喜好是不會改變的」就這樣抽絲剝繭把兇徒逮捕,而被害者丈夫曾經說過,就算把罪犯判處死刑,但幾棵子彈祇能讓他立即身亡,並不能構成任何懲罰或底消他的傷痛,就憑這段對話檢察官就折返了...

相同的推理模式套用到不同人身上,應該是一套哲學方程式,看著苦主的無助,雖然能運用私刑把兇手禁於鐵籠,相對地也放棄了自己的人生,也把自己禁錮起來,看穿了「罪與罰」其實沒高低之分,殺人者當然不能辜息放過,但至少先要放過自己!

導演是位說故事高手,全片沒俊男美女,沒賣弄血腥色情,姦殺場面都祇三兩個鏡頭,就把那種恐懼凌辱,滲入女觀眾的腦海裡,也沒歇斯底理的大叫呼喊,但那種對遇害者的錐心之痛悠然而生,每位演員都恰如其份的流露真情,戲味濃郁階因他們渾身是戲.

戲名中譯「謎情追兇」單看字真的欠缺入場意欲,但應該是近期所愛!
*此片奪得本界奧斯卡最佳語獎,也祇有兩間電影院公映。

5 則留言:

sze 提到...

姦殺場面都祇三兩個鏡頭,就把那種恐懼凌辱,滲入女觀眾的腦海裡

對!星期六晚上去看,到現在還是想起那個姦殺場面和那個死屍....

匿名 提到...

近期佳作! 快d推介比愛電影既朋友啦!
朱朋

聶秀康 提到...

sze
也許這就是導演功力吧!真的很深印象。


朱朋
寫來來就是想推推介啊!這電影真很不錯。

folium 提到...

很好看的電影, 神探的愛情故事也很精彩, 一切情節環環相扣, 真的是有首尾呼應。

聶秀康 提到...

folium
開首車站送別,那段沉重的配樂就很能帶動觀眾情緒投入,故事很好簡單又俱張力,是好戲啊!